今天是:2019年5月25日 星期六

理论研究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理论研究

试析“碧野丹青中国当代民间绘画邀请展”的办展思想 文/于显达


发布日期:2018/12/17 点击次数:199

试析“碧野丹青中国当代民间绘画邀请展”的办展思想
于显达 黑龙江省美术馆特聘研究员


“碧野丹青一一中国当代民间绘画邀请展”从2018年10月10日至12月15日展出二个多月,现在结束了。回顾展览的过程,表明黑龙江省美术馆不仅拓宽了美术馆的功能,由展览馆向美术博物馆发展,而且也改变了展览的运作方式,整个展览过程从参展群体的选择、联系,到作品布展、展出都在明确的策展思想的指导下进行,并使展览的作品与展览前言所表述的思想相互印证,引导观众进入理想的观赏状态。也由于前言对有关当代民间绘画诸问题的强调,回答了当前当代民间绘画发展中亟待解决的问题。本文就展览名称和前言所涉及的问题给以进一步的阐发。


一、展览的主要目的和效果
为了纪念改革开放四十周年和庆祝“第一届中国农民丰收节”,举办了这次“碧野丹青——中国当代民间绘画邀请展”,展览在中国农民书画硏究会等专家的支持下,邀请来自云贵高原、黄土高原、东北大平原上的五个省,六个民间绘画群体的当代民间绘画的优秀作品参加此次展览。作品以炽烈的情感、饱满的构图、强烈的色彩、朴拙的造型,讴歌社会主义新时代,表现中国农民意气风发的精神面貌,展现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农村发生的巨大变化,使展览成为改革开放四十周年的礼赞。


本展览也体现了黑龙江省美术馆“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创作导向”,“将文艺与人民的关系扩大到文艺工作和文艺创作各个环节”,为新农村建设中不可或缺的文化建设汇聚典型案例,为黑龙江省当代民间绘画搭建学习交流平台,在不同地区、不同风格的镜鉴中推动黑龙江省当代民间绘画的发展。


二、“当代民间绘画”的称谓问题
什么是“当代民间绘画”?“当代民间绘画”是“农民画”的别称。那么为什么不叫“农民画”而称为“当代民间绘画”,“农民画”是一个约定俗成的概念,用这个概念难以准确界定农民画的性质,因而曾经发生歧义,比如“凡是农民画的画就都是农民画”,这样有农民身份的人画的油画、水彩、版画就都可以称为“农民画”了。实际上“农民画”的性质就是当代民间绘画,因此这个展览使用了“当代民间绘画”这个称谓。这个概念有三个方面的意思:一个是它属于民间绘画,以区别于国、油、版的专业绘画;二是它和民间美术有着直接的继承关系,采取了民间美术的样式;三是它是当代的民间绘画,以其当代性质区别于传统的民间美术。


三、 展览前言中强调的问题
展览前言这样表述这次展览的特点“这是一个很特别的展览:其一,本次展览作者大部分来自以农民为主体的创作集群;其二,本次展览作品内涵真切地反映了我国广大农村地区现实生活与农民作者集群的审美理想;其三,本次展览展现了在民间美术基础上形成的具有民间、民俗意味的独特的艺术样式与当代专业美术的比较与参照。因此,可以说本次展览是一场直观、恰当地呈现我国当代农民以自身特有的绘画样式反映自己生活的中国当代民间绘画展。”前言中这段文字回答了当前中国当代民间绘画发展中亟待进一步澄清的问题。


(一) “当代民间绘画的”艺术样式
“当代民间绘画"继承了民间美术的造型观念、艺术样式,形成了当代民间绘画的艺术样式。正是这个样式使其与专业美术相区别,表面上是样式问题,其内在是民间艺术趣味问题。民间的艺术趣味,作为民间的审美意识物化在作品中就成为民间美术的艺术样式传达出来的“味”。也正是这个样式的“味”成为打动心灵的力量。这有点像声乐上的原生态唱法,所传达出来的“味”既区别于美声唱法,又区别于民族唱法,还区别于流行唱法。这种艺术样式有以下一些特点:一是造型的变形手法。这种变了形的造型具有稚拙、天真的特征,二是使用红绿黄对比强烈的色彩。具有火爆、热烈、喜庆的特征;三是饱满的构图。在构图上很少有空白,没有文人画的以白当黑的观念,在色彩上也很少使用灰颜色,也与“雅致”的专业趣味无缘,因此和专业美术的色彩观念大相径庭。四是吸收了民间美术的装饰手法。这次展览中运用这些手法具备了民间美术样式特征的作品,比如邓艳杰的《美丽的中国牛》、吕言的《女人与牛》、张达的《收获》、《五牛图》、杨洪亮的《苍蝇老虎一起打》、韩华的《一路领先》因为采用了这种源于民间美术的艺术样式,才具备了打动人心的力量,从而成为这次展览的精品。特别是闫青芬的《看忙》来自剪纸的造型,其强烈的色彩,所传达出来的那种民间样式的“味道”使其成为精品中的精品。


强调来自民间美术的艺术样式,有人担心会束缚作者创造力,会出现作品风格雷同的现象。我们从这次展览中作品看到来自云贵高原、黄土高原、东北大平原的六个“当代民间绘画”群体的作品有着明显的地域风格,其原因就是这些群体作品的艺术样式的来源来自云贵高原、黄土高原、东北大平原中不同的民间美术母体。而且这些作品的作者由于其创作个性的不同也使作品风格迥异。所以说这种来自民间美术的艺术样式并非束缚了作者的创作个性,而是给作者以广阔的创造空间。


(二) “当代民间绘画”的当代性
所谓“当代民间绘画”的当代性,就是当代农民运用民间美术样式,反映当代农村生活,表达当代农民的感情。这样就使当代民间绘画的内容具有了当代性,而不是像传统的民间美术那样完全依附于传统的民俗活动,传达民俗内容,就此次“当代民间绘画邀请展”的作品所反映的中国当代农村生活来看,既有反映农村生产的春种的《山坡地》,夏锄的《锄禾》、秋收的《玉米脱粒》。也有反映农民文化生活的《吼秦腔》《东北大秧歌》《广场律动》,也有反映农村新风新貌的《爱心人墙》《乡风文明》《品尝百家菜共享邻里情》《采风》《美丽山村》《乡村集市》,以及反映农村新事物的《法律下乡》《老虎苍蝇一起打》,当然还有《杀年猪》《包豆包》《淹酸菜》反映东北农村生活的作品,还少不了反映农村爱情的《爱在金秋》。总之,一个富足、和谐、美满、幸福的当代农民生活丰富多彩地呈现在我们面前。正是这种农村生活和农民情感的当代性确立了“当代民间绘画”在内容上的当代性。当然,当代民间绘画的当代性不仅仅表现在反映当代的农民农村生活上,还表现在对于当代民间绘画的作者对于采取的民间美术样式的理解上。由于每个作者的创作个性、知识结构、艺术修养的不同,就会在当代民间绘画创作中融进对于民间美样式的趣味判断和选择。我们前面讲过当代民间绘画采用民间美术样式并非束缚了作者的艺术创造性,而是给当代民间绘画作者以广阔的创造空间。因为当代民间绘画采用民间美术样式,并非对民间美术样式原封不动地复制,而是在作者的个性化的艺术创造中形成不同的风格特点,即使是同一作者,由于不同时期对于民间美术样式的不同理解,也会带来风格的变化,比如黑龙江省宾县群体的作者张达参加2012年在“田野丹青乡土风——黑龙江农民画优秀作品展”的作品《秋收》和参加这次“当代民间绘画作品邀请展”的作品《收获》虽然其题材相同,但在吸收民间美术的造型、色彩乃至人物的动作及位置摆布上都有很大的不同,既显示出对于民间美术样式的进一步理解,也具有了样式、形态的当代性特征。因此对于当代民间绘画当代性的理解就内在于这种当代作者对于当代民间绘画样式、形态的个性化的创造当中。这样既考虑到当代民间美术反映生活、表达农民情感的当代性特点,又认识到当代民间绘画的当代民间绘画的样式、形态的当代性创造。才是对“当代民间绘画”当代性的完整的理解。


(三) 以农民为主体的创作队伍
“当代民间绘画”创作队伍是否以农民为主体的问题,在确立作品的民间美术样式之后实现了出来,有人认为只要采取了民间美术的样式,不同职业的人都可以创作“当代民间绘画”。这是对当代民间绘画的误解。应该看到这种来源于民间美术的“当代民间绘画”是农民自己的艺术,是农民作者吸收民间美术的营养创造的当代的民间美术。正是农民(主要是农民)运用自己的艺术样式反映自己的生活表达自己的感情,才创造了这个“当代民间绘画”。如果其基本的创作队伍不以农民为主体,那么就使“当代民间绘画”脱离的土地、脱离了它赖以生存的根基。况且农民还是创建农村精神文明的主体。当代民间绘画的创作是满足农民精神生活的需要,是农民喜闻乐见的艺术形式。农民是农村精神文明建设和文化建设的主力军。因此,当代民间绘画的创作队伍要以农民为主体。


当然以农民为主体并不是排斥乡村教师、乡镇干部参与到当代民间绘画的创作中来。因此在当代民间绘画的发展中他们的参与已然成为事实。当代民间绘画启始于1958年农村的诗画上墙活动,勃兴于上个世纪80年代,到了90年代由于农村联产承保制实行以后土地的流转,一些农民离开了土地,离开了农村,这其中就有当代民间绘画的作者,因而出现了当代民间绘画创作集中办班难的问题,就在这时一些乡村教师和乡镇干部参与到当代民间绘画的创作中来。这些人也是当代农村的建设者,他们也和农民一样没有脱离农村,脱离土地。只要这些人不脱离农村生活,具有和农民一样的生活积累,并且喜爱当代民间绘画,运用当代民间绘画的样式反映当代农村的生活,表达在农村生活中形成的情感。欢迎他们参与到当代民间绘画的创作中来。但是不能改变当代民间绘画以农民为主体的队伍结构。


还有一种人就是乡镇文化站和县文化馆的美术辅导干部,这部分人往往是当代民间绘画群体的组织者、辅导者,他们的这个角色使他们成为这个群体的核心人物,他们不仅要做群体的组织工作,还要指导当代民间绘画的创作。这种在群体中的特殊地位,就决定了他们对当代民间绘画的理解程度、热爱程度,他们的艺术眼光、艺术趣味就将左右着一个群体的当代民间绘画的艺术方向。这些人当中有相当一部分人是专业美术院校的毕业生,他们在多年的专业训练中已经形成的艺术趣味与专业眼光,在辅导工作中难免要带上这些趣味和眼光,甚至带上评价标准。当代民间绘画属于民间美术,这是和专业美术完全不同的艺术。因此这些干部就要自觉地培养对民间美术和当代民间绘画的感情,要喜爱到着迷的程度,要像戏迷喜爱戏曲、民歌迷喜爱民歌那样喜爱民间美术和当代民间绘画的那个“味”,并且要向民间美术学习。只有喜爱民间美术、学习民间美术,改变已经形成的专业美术的趣味、眼光、评价标准,代之以民间美术的趣味、眼光和评价标准,才有资格组织、辅导当代民间绘画创作。


说到向民间美术学习,当代民间绘画的作者也要向民间美术学习。应该看到我们的当代民间绘画的作者已经不是民间美术那些民间画工、剪窗花的那些老妈妈,对民间美术的艺术概念、思维方式、艺术样式,已经不是那么熟悉了。特别是农村城乡一体化进程的加速,随着农村的生活方式的变化,民间美术赖以生存的民俗活动已经淡化,民间美术也面临着消亡的危险,当代民间绘画创作便是民间美术再生的一个途径。所以不管是从当代民间绘画对民间美术文化传承的角度,还是当代民间绘画自身的发展需要,以及作者的艺术创造的需要,都得认真的学习民间美术,熟悉民间美术的思维方式和艺术样式,进而掌握其艺术样式,创作具有民间美术“味道”的当代民间绘画。


以上对于“碧野丹青——中国当代民间绘画邀请展”策展思想的进一步阐释发挥,加进了我个人的理解,如有偏差当文责自负。但是“当代民间绘画”的称谓和前言所表述的当代民间绘画继承民间美术样式、当代民间绘画队伍以农民为主体,以及当代民间绘画的当代性等思想,不仅引导了观众对作品的观赏,也对当代民间绘画的发展具有引导的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