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8年11月14日 星期三

理论研究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理论研究

从侠气少年到知天命画者——吴龙春视野中的画与江湖 文/张靖婧


发布日期:2018/10/9 点击次数:78

从侠气少年到知天命画者

                         —吴龙春视野中的画与江湖

 

/张靖婧

黑龙江省美术馆研究部副主任

黑龙江省美术家协会理论委员会秘书长

 

吴龙春属于在市场经济浪潮涌动的当代社会中,比较难得一见的颇有些绿林豪杰气的画者,做人、做事、画画不太求取个人利益,多为广交天下豪杰弟兄。前阵子,吴龙春相邀笔者为他写上“十句、八句”的短文一篇。邀约的措辞诙谐、幽默,是吴龙春的独家风格,意在请笔者宽心慢写,承望文章以随意轻松的方式品人、论画。
吴龙春的入行要从二十世纪八十年代说起。当时,在我国的美术界中,除了画院、美术学院以外,还有“美协、美术馆”这样的美术江湖。“美协、美术馆”的运行在热火朝天的布展、开幕、撤展和各种学术交流活动中循环,与教学为主的美术学院和全职创作为主的画院的氛围都截然不同。吴龙春就在这种时代背景下入行到全国最早的省级官方美术馆——黑龙江省美术馆的展览部,时年十七岁,还是个三观尚不完整的少年,同事、师友、长辈,艺术家都是他眼中的“老大哥”。宋代词人贺铸的“少年侠气,交结五都雄”一句恰恰可以形容当年的吴龙春,为人处世奉行自己吃亏为他人周全的原则。如此,吴龙春在黑龙江省美术馆摸爬滚打了近四十年,现在已经过了知天命的年纪。幸而他勤奋好悟,利用工作之余坚持创作,不曾放弃对中国画创作的追求。人说“画如其人”,吴龙春的“画”带着他为人的豪侠气度,作品的风格豪放、野逸!
吴龙春主攻水墨花鸟,偶作山水和人物。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初期,他以临习同事并师友的贾平西先生的作品入画学。1989年,吴龙春考入哈尔滨师范大学美术系。大学四年的学院氛围熏染和规范化的绘画基础训练及时地补充到吴龙春的知识背景和结构当中,这是一个艺术家自我完善的必经之路。在与哈尔滨师范大学美术系教师的接触中,吴龙春意识到自己的创作道路或许可以博采众长。此后,吴龙春在中国画范畴内曾有过多方尝试。比如,他曾经在1999年创作过重彩作品《云南印象》,后来这类作品不多见了,重彩于他大概只是一种尝试,繁冗的重彩设色或许不合他的脾气秉性。千禧年以后,吴龙春在创作中逐渐摸索出适合自己心性的表现方式,终以痛快淋漓的水墨花鸟见长。他在创作初期受贾平西先生影响的勾边现象也逐渐消融在张弛有度、顿挫有力的笔墨形态中。这一时期,他创作了《秋趣》《五月》《万紫千红》《栖》《桃香》等作品,其中还有几件非常传统的墨花墨禽,颇具古意,用墨酣畅淋漓,挥洒自如。2010年以后,吴龙春的创作渐入佳境,喜欢玩味大片水迹和墨块之间的自然侵袭,这是画家在创作积累至量变以后的一种自信表现,如2011年创作的《荷塘月色》、2012年创作的《仲秋之夜》,墨色氤氲,吞吐着不拘形似的被表现物象。而这一时期的《猫》系列也正因为他的“水墨之戏”区别于贾平西先生的同题材作品。
如今吴龙春凭借多年的创作积累和为人在美术界获得多个学术专业团体和机构的认可,并在其中担任专业职务。2013年至2014年的“笔墨韵动——吴龙春作品巡回展”在北京、深圳成功举办,展出作品一百余件,这是吴龙春入行以来的重要巡展,也是他对自己多年创作的自我审视和自我激励,业界人士和同道们也对展览给予了较高的评价。2017年,他参加了中国国家画院承办的“全国画院创作人才培训班”。经众多名师点播,他的“画”自然又进益了。近来他多次参加笔会,即兴创作了不少水墨花鸟小品,画风如同倪瓒所说的“逸笔草草,不求形似,聊写胸中逸气”。他参加的“一带一路——黑龙江艺术家国际交流项目”地缘文化写生,又为他创作水墨山水画打开一扇窗。
美术馆展览部主任与画家的双重身份给予吴龙春更宽阔的美术视野,更多了解和掌握当下美术发展动态的在场机会,更广泛的美术界兄弟人脉。笔者以为,这就是给他提供职业发展和生存乐趣的“美术”江湖。而吴龙春也在江湖中积累了海量美术作品和多元艺术风格的阅读,建构了自己对艺术创作的品鉴体系和选择标准。所以“画”的进退,他可以自己理性地掌控。

吴龙春的艺术素养还不止在水墨画的创作上,除了具备策划各种类型展览的能力以外,他还热衷且擅长摄影、书法,也常常以此惠及同事和朋友。笔者与吴龙春共事十余年,平素尊称他为“龙哥”,窃以为“龙哥”这个称呼与其人、其画甚是相配,祝愿龙哥的创作一直在布满坦途的艺术江湖之上。

2018年8月24日晚于哈尔滨家中

《满架浓香》中国画 136X68  2017  吴龙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