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8年11月15日 星期四

理论研究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理论研究

从艺术语言到文化策略:国家艺术基金2015年度艺术人才培养资助项目•黑龙江优秀版画家水印木刻创作研修班作品展 谢少强


发布日期:2017/1/7 点击次数:738

从艺术语言到文化策略:国家艺术基金2015年度艺术人才培养资助项目•黑龙江优秀版画家水印木刻创作研修班作品展


谢少强


“黑龙江优秀版画家水印木刻创作研修班作品展”源于黑龙江省美术馆、黑龙江省版画院申报的“国家艺术基金艺术人才培养资助项目”,这个项目的初衷是藉由创作研修班的组织形式在黑龙江推介日渐边缘化的某种版画语言。作为一种既传统又现代的艺术语言,水印木刻在版画史上的处境微妙而多变。

在中国版画发展史上,水印木刻是作为复制手段,用来还原、“量产”水墨画以及彩墨画而诞生的一种技艺。这种以“影印”为特征的艺术语言,其独立性并没有今天这样突出,或者说,水印木刻从诞生开始就扮演着配角的角色。在其后的演变过程中,水印木刻一直处于原型复制与独立创作的中间状态。可以说,它在与中国农耕社会的漫长共生中,以极其缓慢的节奏传承与改进。然而这种演变节奏却在现代版画创作的干预下被打破。也由于这种干预,水印木刻反而获得了创作上的独立性。原初水印木刻特有的拓印、水韵效果被完整地引入到现代水印木刻的创作中。现代创作理念的过多渗透,也使得水印木刻无论是在视觉呈现还是媒介材料上都得到了有效拓展。正是基于这样的当代语境,现代水印木刻正在朝着媒介实验与个人表达的方向不断深入。尽管水印木刻的现代转型在艺术语言的独立性上,具有了当代意识与社会视角,但是,相较于铜版、石版等版画语言,水印木刻并没有在当代艺术生态中构建起具有鲜明针对性与艺术主张的视觉传达方式。出于这种考量以及黑龙江本土的艺术生态特征,黑龙江省美术馆、黑龙江省版画院希望在本土培养水印木刻的专门人才,并激活这一艺术语言的创作热忱。

黑龙江地域对于版画有相当的普及度,而且北大荒版画流派自身在中国现代美术史上占有突出位置。这种天然优势,为本次项目的启动提供了相当的人才储备。黑龙江版画在半个多世纪的发展过程中,涌现出许多版画艺术家。而且这种时间上的承续,在客观上也会形成渊源有自的传承、教学模式。其中,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在北大荒版画重要艺术家郝伯义的倡导下,黑龙江还一度举办过水印版画创作班,之后,水印班的优秀作品曾在中国美术馆举办过专题展览。艺术人才与教学制度的前期积淀,都为本项目的实施准备了充足的社会基础。只不过,与传统的艺术培训不同地是,此次项目的实施尽可能地考虑到“介入性”的问题。这个项目在申办成功后,并没有走艺术培训的寻常路线,而是与地方文化机构合作,将水印木刻创研班开设在地方,先后在全省范围内遴选了近二百名版画创作者,聘请著名版画家于承佑先生任教,在绥棱、齐齐哈尔两个地区举办了水印木刻研修班。招生的开放性、办学合作的社会化,使得这样单纯的艺术教学活动转化为一种社会举措。艺术教学的社会介入,进一步扩大了水印木版的渗透力与影响力,甚至研修班还得到韩国水印版画家的参与与指导。学员在经过了近似“封闭式”的集训以及写生训练之后,创作出具有鲜明水印木刻艺术语言特征的作品,从而促成了“黑龙江优秀版画家水印木刻创作研修班作品展”。

“黑龙江优秀版画家水印木刻创作研修班作品展”集结了本项目产生的优秀作品,清晰且统一地呈现了水印木刻这一艺术语言在技术与主题上的实现过程。展出作品主要是绘画叙述性传统的复现,每一位艺术家都在尽力讲好表现主题与地域景观的故事。当然也有一小部分艺术家试图绕开自然生态的客观描述,而去关注自我内心的情感。值得一提的是,这些作品之中,有些在形式效果上去刻意追求北大荒版画油印肌理,这或许是一个应该深思的问题。整体来看,借助国家艺术基金这种资助方式,作品展已经达到了申报时的预期。至少在艺术语言上,作品已经展现出较为成熟的掌控力与表现力。水印木刻从传统到现代的进程中,因为文化心理上的认同以及现代创作观念的渗透,而成为一种独立的表达语言。但这种态势在现代主义、后现代主义创作方式的冲击下,日渐边缘化。国家艺术基金的出现,意味着水印木刻可以通过文化策略的实行,从而保证版画艺术生态的平衡与多元。以艺术种类的特殊性而言,水印木刻天然带有的复数性、水韵性,从某种程度上显现出艺术有意回避的技术性,但正是这种艺匠处理方式,反而给予水印木刻存在的价值。水印木刻需要文化政策的支持与扶持,但更需要在保持它原有的样貌的基础上策略性地加以维系。

复兴水印木刻是一种责任,适度地参与它的发展进程是一种态度,也是对于艺术规律的尊重。既要保证规避矫枉过正,又不至于像浮世绘一样淹没在历史的漩涡中,这是两难的境地。寻找某种中间状态,国家艺术基金与培训团体的深度合作也不失为一种出路与发展可能。这种合作从表象看仅仅是一种艺术语言的培训项目,而放在更为长远的时间维度,它又是可以发酵的事件,随着传播媒介的宣传,可能会在未来某个空间重新激活、研究,事件效应会成为观察这次合作的另一个角度。从这个意义上说,水印木刻的艺术语言培训的两个结果:艺术专门人才和作品展,既是一种当下行动,更是这一艺术语言在未来扩散、传承的历史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