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8年11月15日 星期四

理论研究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理论研究

记“游门学子”展中王立民先生凤凰山刻字“五瀑峡”


发布日期:2016/10/1 点击次数:731

 

2016年9月6日上午10时,纪念游寿先生诞辰110周年,哈尔滨师范大学“游门学子”艺术作品展在黑龙江省美术馆隆重开幕。此展意为;游门学子,传承金石,缅怀恩师,励道行之!

 

▲王立民先生



八十年代初高润生.王立民.栾继生三位先生同时就读于哈尔滨师范大学,许是命运的眷顾与安排使得三位先生有缘受教于游寿先生门下。游寿先生是二十世纪的书坛重镇,中国书协主席沈鹏谓之“南萧北游”并有诗作高度评价游寿先生。
三位先生有幸追随游先生,聆听先生谆谆教诲.并深受游先生书道.学识.修养之影响!其游先生之遗风于三位先生书法作品,文章中亦可见一斑。而今三位先生时值艺道壮力之年,金石一脉,传承之序,书艺趋臻,渐入佳境。

▲展出现场



展览中一 “五瀑峡”的巨幅作品,纵约十七尺 ,横约七尺 ,为石刻拓片。落款为甲申年王立民,知为王立民先生2004年之作。作品通篇气势恢宏,结体宽博,雄强中蕴含灵动,放达中不失法度,依魏晋之风骨,得秦汉之浩荡 。劲逸怀禅境,坦荡冲霄汉,磊落豪迈之气格,张力无限,让观者无不为之震撼,感慨,唏嘘不已!看到这件宏篇巨制的大作品,不禁令我回忆起两次赴凤凰山拓字的往事;

 
▲现场示范


2015年9月18日余与王超师弟,姜一平先生陪同恩师王立民先生赴凤凰山秋游拓字,十一载前(即2004年)立民先生受邀为凤凰山景区题字五幅,后镌刻于摩崖壁间。之后立民先生曾治有“凤凰山民”一印,以寄其情,据此足鉴先生对凤凰山之爱!此行为立民先生题字后首次重访凤凰山。

▲王立民 凤凰山民 篆刻



余驾车,一行人于傍晚时分抵达凤凰山脚下,这座素有“龙江南来第一峰”之美誉的大山,以拥有“黄河以北最大的瀑布群”著称于世!这里;峰高、瀑多、峡谷幽深,植被丰富奇特,气候清爽怡人,令游人流连忘返。

翌日清晨在友人李玉春先生的带领下,我们先赴大峡谷景区游览,一路沿栈道索瀑而上,但见山谷涧,水泄飞流,腾珠伴浪,石兀木横,梯阶盘错,栈道蜿蜒,鸟悦花香,美不胜收!大家游兴盎然,一路谈笑风声。行约一小时许至五瀑峡景观处,静坐依山而建的五瀑亭中,放眼迎面崖壁间,平壁处赫然朱刻‘’五瀑峡”三个大字,每字约六尺大小 ,竖排纵列,错落有致,蔚为壮观,大字左侧为小字落款,小字下部镌刻“王立民”、“牧公”印两方。石壁下部有一小石台,其下瀑水潺潺,欢腾奔涌,日夜高歌。游客登临至此依亭小憩 ,观瀑赏字,此情此景怎能不心静情清,禅怀释道,宜得"大自在之境”焉!

▲拓印现场



领略了一番美景之后,余与王超师弟拿出事先准备好的拓字工具,渉瀑而至对面石壁崖下的石台上,着捶拓刻字。后恩师立民先生不顾大家的再三劝阻也上到石台上加入到拓字中来。奈何我们力所及之处不及整个题字纵高的四分之一,只能拓下了最后一个峡字和边款下部,即收手停工了。当即议定,下次准备充分重来拓字。归来后余成拙诗一首记之:“蘸情驱墨壁仞间。椽笔拙意法自然。禅溪脉脉千古事,信步拾阶亦十年。”

▲拓印现场

 

▲拓印现场


随后大家游览了大峡谷,见到了先生题刻的“封顶河谷”“凤凰山大峡谷”等其他几处题字石刻。有些刻字因时光的雕琢、风蚀朱红之色褪却亦见剥离苍桑之态!下午小雨中又游空中花园后返程。

2016年6月18日,余与立民先生、王超师弟、著名篆刻家吕向阳老师及专程从泰安市博物馆赶来的杨荣发老师二赴凤凰山拓字“五瀑峡”。车行途中遇大雨,至凤凰山脚下时已近下午五时许。天气大晴。大家一鼓作气,携工具急至“五瀑峡”石刻处,此次已于小石台上搭建了一个三层的木架跳板,在上面拓字相对即稳妥、又便捷。然而大雨刚过石壁上及苔藓处湿漉漉的,实难上纸相拓。杨荣发老师携我和王超师弟拓得“五”字及边款四张。收工时已是入夜9时许,于是众人以手机照路列队下山,但见明月高悬、繁星似锦、瀑吼蝉鸣。于光影中一行人穿梭于栈道、石阶、丛林小径间。与白天相比夜行凤凰山更是别具一番静谧与异趣。远峰近林、影舞婆娑,更有含蓄朦朦之雄姿。笑语喧嚣的队伍回到山下住所时已近晚10时许!

 ▲拓印现场



翌日凌晨重至“五瀑峡”于跳板上继拓。然天公不做美,一场倾盆大雨过后的浠浠沥沥的关门小雨就下了个不停。因石壁上湿漉漉的,不能上纸墨拓而无法工作。还是经验丰富的杨荣发老师想出了个办法,他让我们把薄雨布覆在壁面上再上纸捶拓。上部则以雨布遮雨不致纸湿。立民先生负责观看指导拓字位置结构,吕向阳老师负责取送宣纸和保管拓片,余与王超师弟配合杨荣发老师在跳板之上拓字,大家分工明确,配合默契,经过一天的努力,于助兴小雨和颤颤跳上拓得四套完整的拓片,众人皆欣,方慰此行之心耳!余遂感成《定风波——-雨中拓字“五瀑峡”》一首:“拓字五瀑听雨声,何碍崖间墨墨行,危跳斜杆颤如马,莫怕,信手润壁慰平生。徐徐山风抚身冷,斜阳艳照色微红,再看挥洒情怀处,兴哉!五题山民几多情。”

拓字归来一周后,立民先生命余及王超师弟去先生家中裁接拓作。计划装裱后参加九月份的“游门学子”艺术展。因拓片皆为六尺整张拼拓,需按原石刻比例拼对裁接后方可托裱。先生即亲自动手,指导余与王超师弟打下手配合,进行裁接。当作品裁接成形,平置于厅堂地面之上时,作品中折射出的那种雄强、宽博之风度甚为震撼!那种气通九霄、神联大宇的的庙堂之气!让观者为之深深折服。正如著名书法家,书法理论家孟会祥先生在《竹堂笔记》中评价立民先生书法曰“牧公王立民先生,游寿先生弟子,当代碑行书,恐抗手者不多”。

山东省石刻艺术博物馆工作人员为王立民先生托裱拓片


作品已具初态,下一步托裱工作可是一个重要环节,最后立民先生将这件大作品的托裱工作托付给好友山东省汉代石刻博物馆馆长管国志先生。管先生是金石拓片方面的权威专家,全国知名学者。管先生为立民先生这件作品耗时近十多个工作日,才将这件作品精心托裱完毕!

至此才有了展览中“五瀑峡”这件宏篇巨作与观者见面。余亦有幸参与拓作此件作品的整个活动,成此小文以记之。


许庆忠于五国头城
2016. 9.18